诺贝尔奖得主高锟在香港逝世 享年84岁

www01w66com利来官网

2018-10-08

晚年的高锟(左)。 资料照片  9月23日,诺贝尔物理学奖得主、华裔科学家、被誉为“光纤之父”的高锟在香港逝世,享年84岁。

2009年10月6日,高锟获得诺贝尔物理学奖。

早在1966年,高锟就取得了光纤物理学上的突破性成果,他计算出如何使光在光导纤维中进行远距离传输,这项成果最终促使光纤通信系统问世,而正是光纤通信为当今互联网的发展铺平了道路。   幼年曾自制真空管收音机  高锟1933年11月在中国上海出生,祖籍江苏金山市,出身书香门弟。

祖父高吹万是清末江南著名书画家,父亲高君湘律师是美国密歇根大学法学院博士,而他自小就对化学和物理产生兴趣。

  幼年的高锟虽然调皮,但已流露出对科学的好奇心。

在上海家中的阳台上,小高锟建了一个小型实验室。 在这里,他制造出了5个真空管收音机,还有氯化物。

  高家1948年移居台湾。 高锟之后再隨父亲迁往香港,1949年进入香港圣约瑟书院,其后到英国升学和工作。 1966年他在英国做出划时代实验,证明用石英基玻璃纤维可以长距离传递信息。

  1970年高锟回到香港,担任香港中文大学电子系创系教授。

1987年升任香港中文大学校长,至1996年退休。   名副其实的“光纤之父”  1949年,高锟入读圣约瑟书院,之后考入香港大学,但由于当时港大还未有电机工程系,他只好远赴英国伦敦大学进修。 大学毕业后,他进入英国国际电话电报公司做工程师,后被聘为研究实验室研究员,同时在英国伦敦大学攻读博士学位,1965年毕业。   从1963年开始,高锟就着手对玻璃纤维进行理论和实用方面的研究,并设想利用一种玻璃纤维传送激光脉冲以代替用金属电缆输出电脉冲的通信方法。

1966年,高锟在一篇论文中开创性地提出光导纤维在通信上应用的基本原理,描述了长程及高信息量光通信所需绝缘性纤维的结构和材料特性。 简单地说,只要解决好玻璃纯度和成分等问题,就能够利用玻璃制作光学纤维,从而高效传输信息。 这一设想提出之后,有人称之为匪夷所思,也有人对此大加褒扬。

  论文发表4年后,一家玻璃厂终于造出了足够纯净的玻璃纤维,高锟的理论得以验证。 又过了4年,光导纤维开始批量生产。 到了1981年,第一个光纤传输系统问世。

这时,距离高锟发表论文已经过去了15年。

在这一技术的支持下,光纤网络和海底电缆这些影响当代生活的重要设施,已经一一成为现实。 高锟变成了名副其实的“光纤之父”。   诺奖到来时他已记不得  在获诺奖之前,高锟陆续得到过15项国际大奖,其中包括瑞典爱立信国际奖以及日本诺贝尔奖。

直到他的研究问世43年后,人们终于记起他的成就,当诺贝尔物理学奖到来时,他自己却记不得了。   通知高锟获得诺贝尔物理学奖的当天,他正从老人健康中心回到家,顺从地听着太太黄美芸的“指挥”,换鞋、喝牛奶、吃蛋糕、穿马甲。 他的眼睛总不愿意离开黄美芸。 他喜欢冲着她笑,她是他自传中第一章“邂逅”的主人公,也是他眼下唯一叫得出名字的人。   “电视里在播诺贝尔奖,那是给你的。 ”在美国的家里,黄美芸告诉高锟。   “给我的?哦……挺好的。 ”这位华裔科学家面无表情地说。

  事实上,高锟早在2004年就已患上了阿尔茨海默氏症(老年痴呆)。

近几年,除了几条简短的消息偶尔透露一下他的病情外,这位被誉为“光纤之父”的老人几乎淡出了人们的视野。

每天,他只是和妻子打网球,去健康中心和其他老人一起运动手脚。

  随着病情的发展,高锟的记忆力、表达能力逐渐下降,平时的言谈举止像小孩一样。

帮黄美芸洗完菜后,他会扭头向妻子邀功:“你看,我做好了。

”而黄美芸也笑着鼓励他:“做得不错。

”  一片喧嚣之中,只有高锟本人是平静的。 面对不同媒体的镜头时,高锟总是穿着一件红色的线衫,浅浅地微笑着。

“我实在不是一个太有趣的人,没有什么大喜大悲,一直以来都太过平稳。

”他曾这样总结自己。 (深圳商报综合报道)(责编:王星、陈育柱)。